<progress id="jjnh5"></progress>
<th id="jjnh5"></th>
<th id="jjnh5"></th> <progress id="jjnh5"><noframes id="jjnh5">
<th id="jjnh5"><noframes id="jjnh5"><progress id="jjnh5"></progress>
<th id="jjnh5"><noframes id="jjnh5"><th id="jjnh5"></th><th id="jjnh5"></th>
<strike id="jjnh5"></strike>
<strike id="jjnh5"><noframes id="jjnh5">
<th id="jjnh5"></th>
聯系電話:0591-22980752\22985816

丁友玲和她的鱟試劑創業之路

欄目:公司新聞 發布時間:2021-12-29

  三坊七巷是福州市的名片,有詩云:誰知五柳孤松客,卻住三坊七巷間,青瓦白墻、石板深巷的三坊七巷中分布著大大小小的名人故居,福州歐美同學會坐落于其中的安民巷。留學日本后回國成功創業的丁友玲,已是福州留學歸國人員中的代表人物,曾任福州歐美同學會會長的她,在安民巷為歸國留學人員打造了一個溫暖的家。

  從福州市區往西南方向13千米,在素有八閩首邑之稱的閩侯縣內,有丁友玲創辦的福州新北生化工業有限公司。目前,丁友玲所辦公司生產的鱟試劑已經占有國內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并出口到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國。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新冠疫苗成為到目前為止全球控制新冠肺炎的最主要策略,而鱟試劑檢測是新冠疫苗出廠必檢項,是保證疫苗質量的重要一環。為了快速生產出適應新冠疫苗檢測的鱟試劑,一直忙碌不停的丁友玲,更完全沒有了閑暇時間。


丁友玲參加福州市歐美同學會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

01的突破

  “新北生化是一家研發、生產鱟試劑和各種生物試劑及其配套產品的高新技術企業。1998年,我們首先在國內研發生產高靈敏度高活性定量的鱟試劑,并且經中國藥品生物制品鑒定所檢測靈敏度完全合格。這一成果填補了國內在鱟試劑領域研發的空白。丁友玲的介紹中透著自豪。她穿著妥帖的格子連衣裙,戴著銀邊眼鏡,頭發微卷,優雅知性是她給人的第一感覺,熟悉她的人卻更佩服于她對于科學的敏銳和對創業的執著。

  如今已經是她和鱟打交道的第49個年頭,與鱟相識緣于接受一項國家任務的巧合。鱟是一種藍血古老生物,出現時間比恐龍還早兩億多年,它的藍色血液中含有多種活性物質,這些活性物質的生物活性不僅可以起到抗菌、抗病毒的作用,甚至能抑制腫瘤細胞生長。早在1956年,美國科學家弗雷德·邦(Fred Bang)就開始了對鱟血液及其與細菌內毒素關系的研究。1968年,邦和病理學家萊文共同開發出了鱟試劑。此時,我國的鱟試劑研制相關工作尚未啟動。

  “直到1978年,我從江西調入福建省藥品檢驗所工作,剛好趕上了國家衛生部將研制鱟試劑的課題下達到福建省藥品檢驗所,我參加了攻關小組,與衛生部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等單位協作進行鱟試劑的研發工作,從此和鱟試劑結了緣。

  改革開放前,國內科研條件落后,科研工作很辛苦。在當時的科研條件下,研制鱟試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攻關小組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缺少儀器設備。

  夏天,鱟的血液最符合實驗條件,也是攻關小組最忙的時候。福州夏天非常濕熱,溫度最高可以到40度,實驗室里沒有空調,常常人剛進去沒多一會兒,就已經滿身大汗。我們經常做實驗做到半夜,那時消毒設備差,為了避免反復進出給實驗室帶來的細菌污染,實驗中間我們都不會出來。一天的實驗做下來,全身的衣服都可以擰出水來。丁友玲對這段初識鱟的經歷印象深刻。因為實驗過程要接觸一些有機溶媒,她的白血球下降過多,患上了白細胞減少癥。

  就這樣,花了3年的時間,1981年攻關小組終于成功研制出了鱟試劑,經過衛生部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及中國藥典委員會等全國34個藥檢、醫療、科研、生產單位的專業技術人員的多次檢測,確定丁友玲等領銜的攻關小組研制的鱟試劑,為國內首創,達到國際質量標準,填補了我國在這一項目中的空白。1982年此成果獲得了衛生部重大科研成果甲級獎。

  在研制鱟試劑的過程中,丁友玲一直緊盯國際前沿動態。進入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改革開放步伐明顯加快,通過國際合作加快自身發展,成為不少科研人員的重要選擇。她發現,日本對鱟血液凝固機制的研究超過美國,已悄然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便萌生了去日本進修的想法。

  1986年,丁友玲通過了全國考試,被派到日本國立衛生試驗所大阪支所進修,師從鱟試劑和細菌內毒素權威加納晴三郎教授。在加納教授的指導下,短短幾個月,丁友玲便完成了細菌內毒素研究課題,并在國際會議上宣讀成果。

  這段為期一年的進修經歷,讓丁友玲拓展了能力,開闊了視野,也發現了提高自身科研水平的一條新路徑。1988年,她自費留學日本,先后在大阪大學、九州大學學習。先進的儀器設備、陌生的語言環境、嚴格的課業要求,讓丁友玲無暇顧及其他,一心撲在科研上,常常在實驗室一待就是十幾個小時。

  在九州大學,丁友玲師從當時在國際上研究鱟血液凝固機制的權威——巖永貞昭。巖永教授非常嚴格,不僅對科研實驗把關嚴,還要求大家用英語進行學術討論。赴日留學前,丁友玲自學了日語,補習了英語,為了跟上研究節奏,她在忙碌的研究、實驗間隙惡補兩門語言。高度緊張的學習節奏下,她的體重驟降了20多斤。功夫不負有心人。丁友玲在鱟試劑研究中再次取得重大進展,她人生第一次在日本生化學會上介紹研究成果,并且在生物化學界權威期刊《生物化學雜志》上發表了論文。

  “領異標新二月花

  在鱟試劑之前,家兔法是檢測細菌內毒素常用的方法,但家兔法成本高、操作繁瑣費時,使用時要提前7天測量兔子的體溫,而且3周內同一只兔子只能使用一次,準確度低。所以鱟試劑研制成功后,其優勢盡顯。丁友玲從開始接觸鱟試劑,就將對其成果轉化造福更多百姓的夢想埋在了心底。

  結束了在九州大學的學業,1991年,丁友玲被日本尼普洛(NIPRO)公司聘為研究所顧問。有機會進入日本公司工作,給丁友玲打開了又一扇窗,讓她看到了中國在科技產業發展上的差距。她在公司努力工作,心中盤算著中國如何借鑒國外公司科技成果轉化和先進企業管理的經驗。1992年,鄧小平南巡,中國的改革開放再提速,國家面臨又一次大的發展機遇。丁友玲了解到福州市馬尾開發區有很多優惠政策,正在對外招商引資。一次偶然的機會,她得知尼普洛公司的董事長佐野實正有想到中國投資辦廠的計劃,她想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把項目引回馬尾。為此,丁友玲做了很多功課。她將馬尾的優惠政策、營商環境等資料全都翻譯成日文,給佐野實董事長生動詳實地描述馬尾的政策環境,分析在馬尾投資的利弊。

  馬尾的發展機遇,企業在華發展的綜合考慮,加上丁友玲幫助做的大量周倒細致的準備工作,終于讓佐野實下定決心,決定在馬尾開發區投資1500萬美元,建設一個生產人工腎透析器的工廠——福州尼普羅有限公司,并決定讓丁友玲出任公司常務副總經理。

  這對馬尾開發區而言是一件大事。當時馬尾開發區的制造業,大多是一些臺資服裝鞋帽加工企業,福州尼普洛公司的成立,一下子提升了馬尾開發區引進外資企業的檔次。但是從科研轉做管理,對丁友玲確實是一大挑戰,在當時能有這么大規模的外資企業進來不容易,我也有責任幫助企業做好,但就管理來說,我是被趕鴨子上架啊。作為常務副總,她從項目引進、廠房基建、生產流水線建立、技術隊伍組建,都要親力親為。涉及中日協商溝通的場合,她還要親自做翻譯。

  就這樣,丁友玲哪怕春節也在工地上忙個不停,盯著施工進度、組織慰問員工。她在這項自己從未涉足的領域提升了自己的創業能力,帶領團隊用了兩年的時間,超前建成了當時中國最大的人工腎透析器流水生產線。

  丁友玲幫助家鄉成功引進了外資,又在其中干得風生水起,就在大家都在佩服她的能力、羨慕她的成功的時候,她卻在醞釀一個重大變化。她一直惦記著國內醫藥行業發展急需的鱟試劑事業,關注著這一事業的發展。終于,她決定再次創業,目標就是把她在國內鱟試劑研究方面的成果和她在日留學期間的科研成果結合起來,實現鱟試劑科研成果的產業轉化。

  1995年,丁友玲毅然獨自創建了福州新北生化工業有限公司,專注于鱟試劑研發和試劑產業化市場化。但創業與做科研不同,新生的公司在創立之初連續虧損了三年,她甚至一度對自己的能力產生了懷疑,有一段時間我特別沮喪,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太適合當創業者。

  像大部分初創科技公司一樣,資金是困擾丁友玲的一個大難題,最窘迫的時候,我們連給員工發工資都困難,為了留住員工,我去銀行貸過款,還把送女兒出國留學的錢拿出來。再難,也要給大家發工資,留住人才,企業才能有進一步發展。除了資金問題,行業領域的低端惡性競爭也給企業發展帶來了不少挑戰。一些人覺得我是國外回來的,帶著新技術,會給他們造成嚴重威脅,就給我制造難題。丁友玲說,他們一次次地惡意壓價,搞市場排擠。那段時間,公司真的非常困難。

  但是再難,丁友玲也不會放棄。在丁友玲的經歷中,堅持是她人生最亮的底色,退卻,從來都不是她的選擇。

  1970年,丁友玲從北大畢業以后,學習生化專業的她曾被分配到南昌安義縣軍墾農場, 打土磚、做磚坯、燒磚塊是她的日常工作,她一做就是兩年。盡管工作與所學專業毫不沾邊,她卻一直對未來滿懷希望,堅信自己一定能依靠所學闖出一片天地。

  離開農場,她被分配到九江地區衛生局防疫站做科研。在這里,她終于可以發揮自己的專業才能。當時九江地區爆發松毛蟲災,很多農民得了松毛蟲病,由于病菌特殊,得病后無藥可治。丁友玲主動擔責,加班加點做實驗找病因,很快發現了農民們感染的細菌菌種,當地醫生根據她的實驗結論對癥下藥,順利解決了松毛蟲災引起的感染病。那一年,她被評為單位唯一的先進工作者。

  在江西的這段經歷對丁友玲影響很大。她說:保持希望、堅持、收獲、感恩是我那段時間里收獲的最寶貴的財富。

  盡管創業初期公司運轉困難重重,丁友玲不僅不放棄,還一直堅持科研標準,保證研發投入,嚴把質量關口。她領導新北化工采用日本的先進技術,結合國情,攻關高靈敏度新產品。2000年,新北化工公司終于率先在國內研制成功高活性、高靈敏度定量鱟試劑。當時我們把這些產品送到中檢所去檢驗,靈敏度高達0.03Eu/ml,而且沒有陰性污染。中檢所的研究人員都對如此高的靈敏度感到驚訝。提到自己的產品,丁友玲很是驕傲。


丁友玲與科研人員在實驗室溝通實驗細節

靠著這些高靈敏度的鱟試劑,新北生化產品迅速在藥品檢測市場推廣應用,企業也終于度過難關。

  如今,新北化工的產品已經在很多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在藥品領域,有檢測注射藥品中熱原質的產品,在臨床領域,有檢測人體血液中細菌內毒素和真菌多糖的試劑盒,一項項不斷升級換代的先進技術和產品,使得他們在國內鱟試劑生產廠家中獨樹一幟。

  傳承與未來

  丁友玲出生在一個底蘊深厚的家庭中。她的祖父丁先誠先生是清末最早參加革命的民族志士,曾先后在美國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學習,追隨孫中山先生的腳步,回國后在福建參加了同盟會,他渴望祖國復興、富強的心愿一直影響著后輩。

  丁友玲的母親陳淑媚曾是中共英華特別支部的成員,早年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丁友玲的父親丁漢波曾在美國學習生物科學,在父親和妻子的影響下,他克服困難,在海上整整漂泊三個月,在新中國成立后回到祖國的懷抱。作為我國著名動物學家,他主編的《發育生物學》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曾獲得國家教委第二屆全國高校優秀教材獎。

  在前輩愛國情懷的熏陶下,丁友玲學習、科研、創業的每一次進步,都掛懷著國家和社會,都掂量著歷史的責任。她也更懂得傳承的意義。為了做好鱟試劑,發展中國鱟試劑產業,丁友玲不斷育才引才聚才,培育創新文化,增厚公司底蘊。目前公司擁有科技研發人員占公司總人數比例達30%以上。公司還和中科院上海生化所、福州大學生物科學與工程學院等研究機構建立了長期的協作研究關系。2012年,新北生化與我國著名的生物化學家、中科院院士戚正武開展院士合作項目,2013年還以此為基礎建立了福建省院士工作站。公司常年邀請日本、美國鱟試劑專家到訪,組織國際學術交流活動。

  20193月,丁友玲擔任董事長的福州市新北生化有限公司被正式授牌為榕城海歸精英驛站鐵嶺分站,驛站為歸國生物醫藥人才提供銜接好國內外環境的橋梁,幫助海歸人才盡快適應國內環境。在丁友玲的帶領下,驛站組織了一批國內外專家為留學人員答疑解惑,幫助開展項目對接等服務。

 

 丁友玲在其位于閩侯縣的公司辦公室內

在優秀人才和良好研發氛圍的加持下,丁友玲如虎添翼,不斷根據市場需求,向一個個新目標發力。

  2016年,在國家十三五規劃中,丁友玲的福建省特有資源海洋生物鱟血液酶制劑臨床感染檢測試劑盒產業化示范工程海洋項目被列入國家重點項目,該項目于2020年順利完成,通過驗收。這種新型臨床檢測試劑盒,特別是臨床真菌檢測試劑盒,在全國18個省市推廣應用,解決了深部真菌感染長期以來診斷困難的重大難題,使因糖尿病、器官移植免疫力低下引起的患者深部真菌感染,可以得到快速診斷和治療,拯救了無數這類患者的寶貴生命。

  憑著堅持不懈的精神,重視研發的遠見,質量上乘的產品,新北化工在國內鱟試劑產業中展現了實力。公司多次獲得國家創新基金的扶持,產品被國家五部委列入《國家重點新產品項目》。公司研發的第二代產品鱟試劑和第三代顯色鱟試劑獲得福建省6·18海峽兩岸職工創新成果金獎4項、福建省科技成果二等獎1項、福州市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2016年,公司取得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和四種體外診斷試劑盒產品的注冊證,實現了臨床真菌、細菌內毒素感染檢測試劑盒的產業化。目前,新北化工的鱟試劑產品已經發展到了第四代,采用全國首創的終點顯色基質法,臨床上可以在1-2小時內檢測出細菌內毒素感染或真菌感染,實現快速檢測。

  科技創業的路上,往往每闖過一道關口,就會很快出現下一個挑戰,但也正是不斷的挑戰帶來一次次機遇,給了創業者一次次展示情懷和才華的機會。202125日,中國鱟、圓尾蝎鱟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2021326日,新北生化就發布了《關于鱟試劑正常生產的告知書》,對中國鱟和圓尾鱟被列入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一事作出回應,其中明確提出,公司正在積極尋求多種可持續利用鱟資源的方案,如推出減少鱟試劑用量的微量動態顯色法鱟試劑、重組C因子鱟試劑等產品。

  鱟資源的保護和開發成了丁友玲的又一個新目標。丁友玲打算,一邊繼續創新研發,一邊著手開展鱟資源保護,努力找到新的長遠有效的鱟試劑開發和鱟資源保護的并行之路。在鱟保育日科普宣傳活動上,她帶隊一邊宣講鱟對自然和人類的重要價值,一邊科普鱟血液的采集和鱟試劑的制作過程,號召大家保護寶貴的鱟資源,讓鱟與人類共生互益。

  從與鱟初識到出國留學,從為家鄉引資到艱辛創業,丁友玲不負時代,堅毅傳承。一條荊棘路,過后萬叢花。從鱟的世界中走出來時,她會彈琴、養花、攝影,在日常生活中的智慧和從容,背后是她數十年如一日追求奮斗形成的個性和底蘊。

  丁友玲小傳

  丁友玲,福州新北生化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曾擔任福州市歐美同學會會長。她畢業于北京大學生化專業,進入福建省藥檢所工作后,與鱟結緣,開始從事鱟試劑相關的研發工作。隨后前往日本大阪大學、九州大學繼續進修,回國后創辦了福州新北生化工作有限公司。公司目前專注于鱟試劑及相關產品的研發工作,產品技術經過了四次迭代更新,占有國內鱟試劑市場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公司最新的產品——可用于新冠肺炎疫苗的檢測試劑盒目前已經在藥廠和臨床得到了應用。她擔任福州市歐美同學會會長期間,組織了不少活動,幫助留學人員切實解決回國發展的難題,組織海歸開展義診、助學等活動,知國情助民生,履行留學人員的社會責任。

  鱟及鱟試劑相關產業發展概述:

  鱟是一種擁有藍血的古老生物,出現時間比恐龍還早兩億多年,鱟血液中含有多種活性物質,這些活性物質的生物活性不僅可以起到抗菌、抗病毒的作用,甚至能抑制腫瘤細胞生長。早在1956年,美國科學家弗雷德·邦(Fred Bang)就開始了對鱟血液及其與細菌內毒素關系的研究。1968年,邦和病理學家萊文(Levin)共同研制成功鱟試劑。美國和日本在國際鱟試劑研究領域處于領先地位。上世紀80年代前后,鱟試劑技術傳入中國,隨后相關研究迅速發展。鱟試劑是一種生物試劑,需先從鱟的血液中分離出變形細胞,然后提取細胞溶解物后經過低溫冷凍干燥制成。其中采血過程如果操作不當,會影響鱟的生活和生殖能力,再加上由于民間迷信帶來的濫捕濫殺和濫食亂用等現象,鱟瀕臨滅絕。202125日,中國鱟、圓尾蝎鱟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如何找到鱟資源保護和鱟試劑生產之間的平衡點,成為今后鱟試劑及相關產品研發中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

 






av一级无码免费毛片,嗯啊 屁股抬高点跪趴h,国产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资源
<progress id="jjnh5"></progress>
<th id="jjnh5"></th>
<th id="jjnh5"></th> <progress id="jjnh5"><noframes id="jjnh5">
<th id="jjnh5"><noframes id="jjnh5"><progress id="jjnh5"></progress>
<th id="jjnh5"><noframes id="jjnh5"><th id="jjnh5"></th><th id="jjnh5"></th>
<strike id="jjnh5"></strike>
<strike id="jjnh5"><noframes id="jjnh5">
<th id="jjnh5"></th>